票房难成为中超俱乐部的重要财政来源,而对于电视转播收入,中超公司和中超俱乐部就更加难以指望。

2012赛季,央视以730万价码全面回归中超,超低的赛事直播版权收入严重影响着中超的年终分红,中超冠军广州恒大的分红竟不及日本J联赛降级队五分之一。

2012年央视仅支付730万元人民币便获得了当赛季中超联赛的电视转播权,而通过直播中超,央视获得的广告收入近9000万,曾因诸多“高尚”理由屏蔽中超的央视,这一次用10倍的广告回报,再次羞辱了中超……

2012央视730万白菜价获中超电视版权 广告收入近9000万净收益率1000%

翻看2012年中超公司预算报告,在主营业收入版块,CCTV一栏的数字是730万,大牌涌入、地产商造势、扫黑风暴逐渐落下帷幕的2012年,央视终于完全回归中超,但算来算去,730万的价格就将中超的电视版权给了央视,用“卖”,还不如“赠送”恰当。

网易体育从央视体育频道的某广告代理商处了解,2012赛季,央视针对中超准备了两类广告方案:一是围绕赛事直播,分为A. 独家特约播出广告商,即以“2012年中超联赛转播由XX独家特约播出”的标版、配音在赛前和赛中演播室大屏幕呈现;B. 中场休息阶段以15秒为单位的商业广告;二是围绕专题节目《中超战报》,同样以特约播出和商业广告两种形式。通过林林总总的广告形式,央视体育频道在2012年究竟获得多少的收入?保守估计,以该广告代理公司给出的中场休息时段15秒广告220万/赛季的价格计算,10分钟的中场休息广告时段,广告收入可达8800万人民币。对比广告收入,央视支付给中超公司的转播费用“九牛一毛”形容毫不为过。

2003年年底,上海文广集团以3年1.5亿的价格独家买断中超转播权,让中国足协和各中超俱乐部一度亢奋无比。他们希望3年之后,中超每年的转播费用达到甚至超过1亿人民币。

在中国足协公布的2004赛季中超年度预算中,文广集团支付的2100万元属于中超版权费的现金部分,每年5000万电视转播费的余下部分由广告费冲抵。现金+广告,是传媒运营圈内的普遍做法。其中的广告部分包括回报中超赞助商4分钟硬广告,还包括转播室背景版、直播字幕、角标,甚至合作几方的签约会,都是整体商业回报的一部分。彼时东方卫视刚完成上星,疯狂烧钱购买资源,以图和央视分庭抗礼,但很快这桩看上去很美的买卖就出了篓子。

2004赛季中超元年,罢赛风波、“G7”投资人的揭竿而起让中超这个新生儿几近夭折,频发的丑闻几乎摧毁了文广此后的招商工作。在勉强完成3年合同后,面对想抄底回归的央视,文广还是咬着牙与足协完成5年续约,但每年的版权费已经降至1400万,在这5年里,央视对中超的报道从新闻口播到图片报道再到到偶尔的周末直播,反复无常,这些报道都需要向文广付费,但数目很少,只有200万至600万不等。[详细]

在世界范围内,视频直播版权都是职业足球联赛的重要收入来源,它的多少也直接影响着赛季末联赛成员的分红多少,低廉的视频直播版权收入让中超联赛分红少得可怜,即使中超冠军广州恒大,分红也不及日本J联赛降级球队的五分之一……

2011中超转播收入不足J联赛4% 英超3场直播收益等同中超公司全年收入

和中超一样,在转播费方面,J联赛也采用“打包捆绑,平均返还”模式,J联盟将电视转播权销售业务交由旗下子公司“J联盟媒体推广公司”实际运作,2002至2006年间,J联盟与NHK、TBS和日本天空电视台签下5年18.87亿人民币的合同。2010年,J联盟从转播商收取的转播费为3.67亿人民币,占当年总收入约37%;2011年,J联盟从转播商收取的转播费为3.65亿人民币,占当年总收入约40%。而中超公司2011年各类视频版权(电视+网络)收入合计1346万人民币,占当年中超公司总收入的13.7%,而1346万的数目还占不到J联赛电视转播费收入的4%。

J联盟2011赛季总收入的9亿人民币,和欧洲联赛对比又可谓小巫见大巫。作为世界范围最吸金的联赛,英超2011/12赛季总收入223.74亿人民币,其中天空电视台、ESPN的转播费贡献占到43.3%,当赛季平均每场英超的转播版权达到4200万人民币,3场英超比赛的直播收入即可秒杀中超公司全年的收入。而意甲近年来虽然逐渐没落,但2011/12赛季电视转播收入在其整体收入中仍占到了六成以上,这一数字在西甲也达到了37.25%。

在世界范围的顶级足球联赛中,联赛分红都是俱乐部重要的财政收入,分红的主要来源之一便是联赛电视转播收入。中超低廉的电视转播费直接影响着中超各队的年底分红,啤酒、打印机的典故已成笑谈。2011赛季每队310万已经创了中超历史最高纪录,而2012赛季中超公司的预算中,每队的分红也定在了300万,除非中超公司突发横财,分红对于改善中超俱乐部的财务状况,依旧可以忽略不计。

J联盟每年返还各俱乐部的分红主要包括四个部分,分别是企业赞助金,转播费,商品产权费以及联赛排名奖金。除奖金以外的其他三部分基本是实行各俱乐部平均分配,而奖金则是按当年联赛成绩进行分配,以2012赛季J1联赛为例,冠军到第七名俱乐部分别会获得1500万人民币、750万人民币、600万人民币不等的奖金。J联盟2010年终返还给各俱乐部的分配金总计5.55亿人民币,占当年总支出约60%;2011年返还给各俱乐部的分配金总计5.67亿人民币,占当年总支出63%。福冈黄蜂队2011赛季排名J联赛倒数第二,惨遭降级,但当年该俱乐部仍从J联盟分得约合1560万人民币的奖金。2011赛季中超冠军广州恒大队的310万中超分红,还不到这支日本降级球队的五分之一。

电视转播收入低影响中超公司全年盈利 2011税前利润140万仅为J联盟3%

J联盟这个公益性社团法人属性的非盈利机构,在2011年还盈利2235万人民币。而同年中超公司在分配给16支球队的总分红合计4960万人民币后(占全年总支出的51%),一年经营下来,账面的税前利润仅为140万人民币。经营状况惨淡,中超公司不得不想法子收拢权利来填补腰包。

2012赛季中超联赛的电视转播全部由中超公司直接操办,各家俱乐部无权再如往年一样单独与当地电视台协商转播事宜。中超公司负责提供全部比赛资源,各电视台保证上星和落地,根据地区差异,版权费分为三个档次。虽然最高一档的版权费不超过100万,但这一转变过程,却让吃惯了俱乐部补贴的地方电视台很不适应。本赛季中超首轮,江苏电视台休闲体育频道就因与中超公司没谈拢版权费,未直播舜天主场与绿城的比赛。少了舜天俱乐的每年60万左右的补贴,中超公司开出的价钱让这家地方电视台难以接受。

央视不转播,俱乐部只能指望地方电视台,但不是每个地方电视台都愿意与俱乐部更退一步,和睦相处。2008赛季前,陕西电视台第7频道向当时的陕西浐灞俱乐部提出转播条件:要么支付90万左右的现金,要么帮助电视台拉赞助。这些条件让当时的浐灞俱乐部难以接受,不得不将当年浐灞的赛事直播从省台转给了地方电视台——西安电视台。[详细]

短期内,央视在大陆电视市场的领军地位难被取代,中超电视版权的议价主导权仍牢牢握在央视手中,无论是中超联赛的组织者还是参与者,共同提升联赛的竞技水准和联赛的社会形象,中超的各项收入才有可能增加……

央视在中国大陆电视市场的地位不言而喻,虽然湖南卫视、东方卫视都曾试图将其挑落马下,但终因巨大的资源差距和公众的收视习惯,只能在娱乐版块偏安一隅。日本J联赛之所以在1993年成立之初,就能将电视转播权卖出不菲的价格,这与NHK和6家民营电视台(日本天空、朝日、TBS、东京、富士、独立UHF)的充分竞争是分不开的。

但即使一家独大的央视在转播费议价过程中霸道蛮横,中超俱乐部仍希望央视来转播中超。前辽足副总黄祖钢的表述很直接,“有了电视转播后,中超公司负责整体招商,收入的钱平分给各个俱乐部。央视的影响力太大了,只要他们转播,俱乐部就会好过一些,招商的时候也容易。那些企业为什么给你赞助?一方面是足球这个项目的影响力,另一方面就是央视这个平台好,企业一赞助,就等于在央视上做广告了。”

而从实际的品牌价格来看,中超冠名费的高低也正好迎合了央视是否转播的动态。2004-2006年央视不转播,中超联赛价值最低,甚至出现赞助商拒付款项等情况;2009年央视恢复部分中超直播,不仅中超的赞助金额因此上升,中超宣布收视率达到1.9亿人次,创下新高,各项指标呈现回升态势。虽然这其中,不能略去假赌黑对于联赛形象的影响,但央视在国人心中的影响力和公信度,是无法轻易否定的。

目前,中超各俱乐部的收入,基本都来自于赞助商。其中,不少赞助商还是俱乐部母企业的下属子公司的变相输入。如本赛季亚军江苏舜天,其母企业国信集团下属的三家子公司各“赞助”球队3000万,加之胸前背后广告售卖出的1000万,球队一年的赞助收入1个亿,票房收入和中超公司的分红对比这一数字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央视一家独大的现实短时间难以改变,中超联赛自己可以控制的,只有联赛自身水平。2003年前后,上海德比的出现、阿尔莫茨等大牌外援的市场号召,让当时的末代甲A着实火爆了一回,文广集团也是看中了足球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,在众多赛事中选择了中超作为开发对象。

“央视是强势媒体,影响力在那摆着呢,而我们是弱势方,得求着人家转播。现在我们应该做好自己的工作,提高联赛的影响力。等我们足够强大了,就有资本和人家谈了,真正成熟的联赛应该是和转播商形成双赢的局面”,前辽足副总黄祖钢的话不仅适用于中超电视版权的价值,包括票房和企业赞助等收入来源,其涨跌的根本都在于联赛本身的竞技水平和社会形象。再抱怨央视仗势欺人就如祥林嫂一般自讨没趣,中超也许该照照镜子,想想为什么“受欺负”的总是自己。[详细]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